• 当前位置:首页
  • 城市观点

30强城市十大猜想:深圳为何没突破预估的“2.8万亿”?重庆今年能超广州吗?

来源:搜狐城市 发布时间:2021-02-18 点击次数:185

近日,搜狐城市发布了《2020年GDP30强城市落定》,对于30强城市的最新排名和数据亮点,进行了较为完整的梳理和分析。 

但其中的部分数据、排名以及发展趋势,还值得我们进一步思考。比如有读者就在评论中提到,“无锡与青岛增长率相同,为啥无锡被青岛超过呢?”还有读者认为,“接下来重庆GDP不会超过广州”。为此,搜狐城市特别推出“GDP30强城市十大猜想”,对一些值得关注的问题进行思考和分析。

01、深圳为何没突破预估的“2.8万亿”?

去年年底,深圳官方在“十三五”期间经济社会发展成就的总结中提到,“预计2020年地区生产总值突破2.8万亿元、居亚洲城市前五位”。但在之后的初步核算中,深圳GDP总值为27670.24亿元,距离2.8万亿还差300多亿元。 

这其中的原因主要有两点。一是GDP的确认一般包括了预估、初步核算、最终核实三个步骤,其中预估只是一个大概估量,略微偏高或偏低均属正常。今年的预估值偏高,一定程度上与其社会消费全年增速未转正(-5.2%),和四季度投资、外贸增速有所放缓有关。第二个原因,在于南方城市、尤其是广东城市对于GDP的统计一向较为务实,很少因数据好看而“注水”,佛山和东莞都曾在众望所归下止步于万亿的门槛,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。 

实际上,深圳过去一年的成绩已十分亮眼: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总数超过1.8万家,先进制造业和高技术制造业占规上工业的比重高达72.5%和66.1%,均位居全国前列;进出口总值迅速转正,全年增速2.4%,出口规模连续第28年居外贸城市首位;在减负让利1100亿元的基础上,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仍同比增长2.2%,增速在一线城市中居首。 

而且深圳“十三五”规划中的经济目标是“2.6万亿”,早在2019年便提前实现。如今深圳创造更高的GDP已不仅为了追求排名和数据,而是让其以更大的底气和信心,承担先行示范区的使命,更好地服务全省、全国的发展大局。

02、重庆今年GDP能超过广州吗?

重庆与广州之间的比拼,会是近两年的一大亮点。2021年究竟结果如何,我们可以试着从经济目标、产业现状和政策优势方面稍作分析。 

从经济目标来看,广州与重庆步调一致。2020年广州与重庆的GDP分别为25019.11亿元和25002.79亿元,差距仅有16亿,几乎处于同一起跑线。2021年,它们定下的增速目标均为6%以上,如果完成情况都差不多,那大概率还是相互纠缠的情况。 

从产业现状来看,广州与重庆各有优势。广州以电子、汽车、石化为传统支柱产业,近年来互联网、金融业、新一代信息技术、人工智能、轨道交通、智能装备、生物医药等产业飞速发展,为广州带来新的增长力量。重庆以电子信息、汽车为支柱产业,高技术制造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也正以两位数的增速高速发展。 

从政策优势来看,近两年重庆势头更为强劲。它既有正省级的超高地位和来自国家大规模的财政转移支付,也有长江经济带、西部大开发、成渝双城经济圈、西部陆海新通道等多个国家战略的鼎力支持。广州的优势在于其正在获得省政府的重视,广东将“以支持深圳同等力度支持广州建设国际大都市”。 

中国社会科学院西部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、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副会长陈耀曾对搜狐城市分析,“未来成渝毗邻地区、乃至整个西部腹地的合作以及西部陆海新通道战略,会成为重庆在双循环格局下对内、对外的两大抓手,进一步助力经济腾飞。” 

近年来,重庆在进出口和消费这两项关键的经济指标中增速都高于广州,对内、对外的优势已开始显现。投资增速虽然有所放缓,但相对于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,重庆的工业化尚未完成,无论是产业发展还是城市建设,都还有相当大的投资空间。

总体来讲,以重庆11倍于广州的面积、2倍于广州的人口体量,GDP在近一两年内超过广州可以说不算太难。但想要达到一线城市的水平,确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 

03、增速相同,无锡为何却被青岛反超?

2020年,无锡与青岛的GDP实际增速都是3.7%,但原本比青岛高出110亿元的无锡,最终却被青岛反超了30亿。这个结果是如何形成的? 

这里就要提到两个概念,即GDP的名义增速与实际增速。名义增速,就是按照现行价格进行统计的数字;而实际增速,则是按照可比价格进行统计的数字,去除了通货膨胀带来的价格因素的影响。 

举个简单的例子:某城市去年生产了100部手机,每部增加值1元,则去年GDP为100*1元=100元。今年生产了200部手机,成本不变,手机涨价,每部增加值达到2元。那么,今年的名义GDP为200*2元=400元,名义增速300%。今年的实际GDP为200*1元=200元,实际增速为100%。

 

它们之间的关系,可以用以下公式来表示:

具体到青岛和无锡,青岛2020年GDP名义增速为5.61%,无锡为4.37%,但两座城市的实际增速却均为3.7%,说明青岛的本地生产总值平减物价指数也相应更高,即通常所说的通货膨胀更高。 

这一点,从两地CPI(居民消费价格水平)指标上,也可略窥一二:青岛全年CPI上涨2.4%,无锡则上涨2.3%。虽然它并不等同于平减物价指数,但也是反映通货膨胀的重要指标之一,可以说明一定问题。 

04、天津会跌下“北方第二城”吗?

近些年天津的持续低迷,让北方经济强市看到了争夺“第二城”的机会。从数字上看,青岛与天津的距离已缩小至1683.17亿元,郑州与其的差距也仅有2000亿元左右。那么,青岛与郑州有机会晋级“北方第二城”吗? 

从三座城市的主要经济指标来看,天津在地域面积、城市规模、人口、GDP总量、产业结构、财政、外贸、资金、企业和教育方面均优于青岛和郑州,且优势不小。但在消费方面上天津略逊一筹,在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方面,也逊于青岛。

在新兴产业方面,青岛的优势开始显现。近两年,青岛瞄准人工智能和工业互联网,已形成了涵盖软件与系统集成、人工智能、大数据等领域的全生态产业链。2019年,青岛战略新兴产业增加值占规上工业的比重已超过30%,天津、郑州则仅有20%左右。此外,青岛的独角兽企业也位列全国第七、北方第二,创新能力不可小觑。 

但也有专家旗帜鲜明地看好郑州。河南大学经济学院名誉院长耿明斋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分析,未来郑州超过天津,成为北方第二大都市的可能性非常大。郑州是整个北方内陆地区最大的交通枢纽,拥有最广阔的腹地。随着畅通内循环、消费拉动增长的阶段到来,郑州这两大优势必然会带动要素的持续、大规模聚集以及城市规模的扩张。 

尤其在城市规模扩张方面,郑州更具优势。相比于天津和青岛来说,郑州的总面积和市区面积都较小,且1个县和5个代管县级市所占面积高达86%,严重制约了城市经济的发展。“十四五”期间,郑州若通过撤县(市)设区实现内涵式扩容,虽然经济总量上短时间内不会大幅增加,但城市发展必然会更统一高效,经济发展也有更大提升空间。 

总体来说,无论是青岛还是郑州,与天津之间都还有一段不小的差距,非最近一两年可以赶超。而且城市竞争绝非GDP数据的竞争,综合实力的提升比“第几城”的虚名更重要。

05、郑州与长沙的GDP之争有何玄妙?

城市与城市之间的竞争,就像一场没有终点的赛跑。 

自改革开放起,郑州与长沙之间的“中部第二城”之争就没有停止。它们以千禧年为分界,形成了两大阶段——2000年之前,除了1988年以外,郑州的GDP总量都高于长沙;2000年之后,除了2004年和2019年,长沙的GDP总量都高于郑州。 

2019年,郑州以15亿元的微弱优势反超长沙,令许多网友颇感微妙。首先,长沙与郑州曾先后调整自身的GDP数值。2017年时长沙与郑州之间的GDP差距还达到1341亿元,但后来长沙主动下调了其2017年的GDP数据,郑州又上调了其2018年的GDP数据,因此,两城之间的差距在2018年时已缩小到300亿元左右。 

其次,2020年郑州公布GDP总值的时间比长沙晚了半个月。一般情况下,各大城市都会在年初的1、2月份公布上一年的GDP,长沙一般会晚一些,在2、3月份左右。去年长沙在3月18日发布了2019年的GDP,郑州则到了4月3日才发布,最终以15亿元的微弱优势反超长沙,时隔十余年重回“中部第二城”的宝座。 

一个是拥有巨大人口、市场腹地,但在首位度和科教创新方面还略逊一筹的国家中心城市,一个是产业布局和经济实力较好,但在交通区位、战略地位等方面略逊一筹的强省会城市,它们都需要在区域竞争中提升自身的吸引力和辐射力,对于“中部第二城”的竞争还将继续。 

06、东莞之后,谁有机会率先突破万亿?

不出意外的话,距离万亿只差临门一脚的东莞将在今年顺利晋级。但在东莞之后,准万亿GDP城市出现明显断档。烟台、常州、徐州、唐山、大连均处于7000亿元的档位,它们谁更有机会率先突破万亿? 

通观近几年已突破万亿的城市,发现它们都有一些共同点:工业、尤其是先进制造业成为推动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,主导产业在全国具有较强竞争力;常住人口规模达到千万左右,人口净流入趋势明显。 

以上5个城市中,最有机会率先突破万亿的,应该就是烟台和常州。首先,它们的GDP已超过7800亿元,比其他城市超出了500亿元以上,起跑线就高出一大截。其次,它们都具有较好的区位优势,烟台紧邻青岛,是胶东经济圈的“二把手”,胶东一体化发展更是获得了山东政府的大力支持;常州则紧邻南京和无锡,在沪宁、沪杭和宁杭经济带形成的核心发展区中,恰巧是“棋眼”所在。 

第三,烟台和常州已处于产业转型基本成熟的阶段。烟台聚焦于新一代信息技术、智能制造、生物技术与大健康等八个战略性新兴产业,高新技术产业产值占规上工业总产值的比重高达76%。常州则布局了智能电网、轨道交通、太阳能光伏、智能数控和机器人等十大产业链,高新技术产业产值占规上工业总产值的比重也超过50%,经济发展动能强劲。 

徐州虽然是5个城市中人口规模最大的城市,但长期处于人口净流出状态,对于淮海经济区的集聚能力较低,在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融合方面还有待提升。唐山的产业转型升级还未完全成型,大连的经济发展动力更是严重不足,突破万亿或要更晚一些。 

07、为何西安经济增速最高?

2020年,GDP30强城市中增速最高的是西安,达到5.2%。不仅如此,在去年上半年,西安就以2.8%的增速位居主要城市中的第一名。优异的成绩,来源于西安近年来在产业布局、招商引资等方面的厚积薄发。

 首先,西安去年便提出加快建设先进制造业强市的目标,并出台多项利好实施招商引资。2019年,西安引进内资3114.49亿元,实际利用外资达到63.54亿美元;2020年,这两项数据又分别增长到3748.1亿元和76.77亿美元,创下近年新高。这从西安近两年的“三公”经费安排中也可略窥一二:西安公务经费不降反增,“主要是全市各级部门加强招商引资工作”。 

当然,招商的成绩也十分亮眼。2020年,西安新增10家境内上市公司,包括派瑞股份、中航富士达、中天火箭、康拓医疗、同力重工等,一举刷新西安年度新增上市公司数量的历史纪录。一批高技术制造业项目,如三星二期二阶段、恒大新能源汽车零部件项目(一期)等,带动高技术制造业投资增长20.6%,拉动全市工业投资增长9.5个百分点。 

其次,西安的产业升级和产业链布局已逐渐进入正轨,利用自身科创资源富集的独特优势,瞄准电子信息制造、汽车、航空航天、高端装备、新材料新能源、生物医药等6大支柱产业,以及人工智能、机器人、5G技术、增材制造、大数据与云计算等5大新兴产业。2020年,西安战略性新兴产业、高技术产业产值增速都达到两位数以上,已颇见成效。 

最后,在固定资产投资方面,西安近两年也加大了对工业和基础建设投资的比例,随着招商引资和产业布局的步伐加大工业投资,利用全运会和城市扩张的契机加大基建投资,同时减少房地产投资,保障实体经济健康发展。 

08、江苏有机会超过广东吗?

2020年,全国30强城市榜单中,上榜城市最多的依然是广东和江苏,它们也依然是全国经济总量最高的省份。广东GDP达到110760.94亿元,连续32年位居全国首位,江苏GDP102719亿元,连续14年位居全国第二。 

近20年,江苏与广东之间的GDP差距,呈现出逐渐拉大又缩小、然后再度拉大的过程。在2000-2008年,江苏与广东之间的差额从2000多亿扩大到5800多亿;此后逐渐缩小,到2015年再度缩至2000多亿;近年来又逐渐拉大,到2019、2020年已相差超8000亿。其差额所占比例,整体上却呈现出明显的下降趋势。

广东的优势非常明显,那就是经济结构调整与转型力度更快更强,高新企业、投资、消费、外贸、财政、资金总量等主要经济指标都优于江苏。粤港澳大湾区红利多多,广州、深圳两大一线城市和佛山、东莞两大万亿、准万亿城市的实力和吸引力俱强。但广东的“偏科”也十分严重,除了广深佛莞之外,其余17个地级市GDP均不足5000亿元,全省一半以上的城市排不进全国前百。

江苏的优势与劣势也十分明显。江苏整体发展极为均衡,万亿GDP城市就有4个,其余城市GDP也都高于3000亿元,是唯一一个所有地级市均位居前百的省份,且人均GDP连续12年全国居首。但它的“龙头”城市不强,更多地依靠上海的带动和辐射。高等教育实力强劲,但人口吸引力却远不及广东。 

总体来看,目前江苏与广东之间的差距依然不小。未来两个经济强省的比拼,就看谁更快补上“短板”了 

09、除武汉外增速最低的大连,还会再跌吗?

大连是过去一年里除了武汉之外,经济增速最低的城市,仅有0.9%,低于全国平均增速1.4个百分点。如果把时间再往前拉长几年,可以发现从2014年至今,大连只有2017和2019年增速略高于全国平均水平,其余年份均低于全国。 

大连的城市定位,经历了上世纪末的“现代化国际城市”和新世纪初的“回归重工业路线”,到近些年又改为“东北亚国际航运中心、东北亚国际物流中心、区域性金融中心、现代产业聚集区”,与其他沿海城市反向而行,错失了20多年的发展机遇。 

如今,大连的港口经济已出现明显下滑,大连港的货物吞吐量由全国前8跌至10名开外,被日照港、烟台港等港口超越。同省的营口港因距离沈阳-抚顺一线更近,分流了不少货物,临近的天津港、唐山港、青岛港更是竞争激烈。另一大支柱产业旅游业虽然发展不错,但实在难以支撑整个大连的纵深发展。 

2021年,大连的经济增速目标定为6.5%,而今年刚刚超过大连的唐山,和与大连相差不超过400亿的温州和长春都定为7%,昆明更是定为8%,都比大连更加大胆,也更有信心。若大连不能早日找到破局之路,那么名次继续下跌几乎是大概率的事。 

10、哪座城市居民幸福感最高?

GDP能够代表一座城市的整体实力,但要衡量城市居民的幸福感,人均GDP和人均可支配收入则是更好的指标。 

以各大城市2019年的常住人口来计算,2020年GDP30强城市中人均GDP最高的10座城市分别为深圳、无锡、苏州、南京、北京、常州、广州、上海、杭州和宁波,人均GDP均超过了14万元。从地区分布上来看,长三角独占7城,珠三角占2城,京津冀有1城。

若要看可支配收入,那么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最高的10座城市分别为上海、北京、苏州、杭州、广州、宁波、南京、深圳、无锡和温州。长三角依然独占7城,只是人均GDP较高的常州换成了温州。 

总体来看,一线城市和长三角地区的经济强市居民幸福感最高,这与它们的经济实力也较为匹配。在激烈的城市竞争中,这些城市既证明了自己的实力,也彰显了自己的温度。

 

参考资料:

[1] 稳中向上:深圳GDP达2.77万亿意味着什么?深圳发布

[2] 大逆转!广州反超重庆,中国GDP第四城定了.国民经略

[3] 重庆GDP超越广州的奥秘,广州的“牺牲”你想象不到.黄汉城

[4] 时隔10年郑州GDP再超长沙 能坐稳吗?城市进化论

[5] 八千亿GDP城市断档 准万亿GDP城市后继乏力?21世纪经济报道

[6] “万亿”西安:2020年成绩单!长安范儿

[7] 西安如何获得经济增速“三个第一”?新华网

[8] 天津持续低迷,打开了青岛郑州“北方第二城”的遐想.青小岛

[9] 大连为什么没发展起来.大象公会

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办 © 版权所有   京ICP备17015343号-3